天下展商 专栏 耿松涛:从知识创新与传播的视角透视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教育的理论与实践问题

耿松涛:从知识创新与传播的视角透视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教育的理论与实践问题

来源:天下展商 作者:耿松涛 发布时间:2017-12-15 16:41
0 249

摘要: 在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教育领域中出现的知识传播效率和效果的问题,就比与其比肩而行的酒店管理、令其望之项背的旅游管理更加严峻

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作为大学本科专业被正式纳入教育部的大学专业目录,是在2012年,若从此时算起,它是一个仅仅只有5年历史的新专业。从知识体系构建的角度来看,它无疑也是一个新兴的知识领域和教育项目,其地位仍然在一定程度上依附于旅游管理。在中国社会经济大发展的时代大背景、大格局之下,由于会展产业的快速发展,形成了巨大的会展人才和会展智力缺口,于是,从知识或理论积累的角度来反思会展教育与科学研究的使命,就更加显得紧迫,也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不容否认,各级各类教育所依赖的知识来源是长期的科学研究,科学研究成果的积累来自科学界对相关现象的长期关注与持续探索。而作为知识传播主要阵地的大学教育,同时还肩负着知识创新的使命。可是,仅有20余年蓬勃发展史的中国会展业,怎么可能期待有成体系的可供传播的理论知识供大学吸纳和传授?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教育领域中出现的知识传播效率和效果的问题,就比与其比肩而行的酒店管理、令其望之项背的旅游管理更加严峻,更不用说与那些传统的成熟学科相比了。

在笔者看来,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大学本科教育所面临的知识问题,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知识来源问题。按照孔德对知识的分类框架,知识可以划分为三类,也有三种来源:信仰的知识,来源于宗教传播;思辨的知识,来源于哲学探究;经验的知识,来源于科学探索。所有这些知识,其主要的存在形态主要是本体论的,但也会延展至认识论和方法论层面。就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知识领域来说,当然不会涉及信仰类的知识,但如果它也几乎与哲学思辨无关、与科学探索关联有限,仅仅停留在对策或咨询水平,那么,对策与咨询的知识依据问题就显然不可回避地暴露出来了。在国内最重要的会展经济与管理的教育阵营,一些身在会展专业的学者,已然投身于哲学问题的探讨,从而呈现了一种良好的知识探索方向。然而,从探讨的论题以及研究成果的知识类属的性质来看,这种转向似乎有“遗弃”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而他投纯哲学探索的意味。由此看来,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的三个知识来源,可以说基本与其中的两个无缘。那么,似乎唯有科学探索算得上是会展经济与管理知识领域的主要来源了。然而,纵观国内外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有关会展经济与管理的科学探索,大多在核心领域的外围打转,还根本没有进入会展经济与管理的核心知识领域。其表现不仅在于,这一领域的诸多核心范畴缺乏理论深度,甚至连一些常识性的概念的边界乃至内涵,人们还都很难形成最基本的共识。说这一领域缺乏基本的理论范畴,其表征是,这个知识领域里几乎看不到有依附于理论的概念,仅有一些属于日常用语的名词供学术同行去争论,诸如将会议(meeting)、奖励旅游(incentivetravel)、大会(convention)、展览(exhibition)合称为MICE的适当与否;或者在奖励旅游、各类会议、展览会博览会、交易会、招商会、庆典活动、奖励表彰会、节庆活动、文化活动、科技活动、体育赛事等多种现象中进行推敲和讨论,而相应的学术活动也在这一路线上展开。这种研究取向限制了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知识领域的境界与层次,同时也使得在这一领域从事对策研究、咨询策划尤其是大学教育活动成为无本之木、无水之源。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如此,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有关会展经济与管理领域的知识,其遭遇也基本类同。但西方大学教育由于教育体制、教育资源、教学理念和教学手段等方面更具有主体性和自由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本专业知识来源贫乏的缺憾。中国的制度惰性则显然在放大这种缺憾,最终影响本专业的人才培养质量。

其次,是知识存在形态问题。由于来源贫乏,自然会造成会展经济与管理领域的知识存量有限、形态单调而僵化,以及与相关学科的知识关联界限模糊的问题。这样的局面,导致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大学本科教育实践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知识创新方面,耕种了别人家的园田,荒了自家的地儿;在知识传播方面,披了邻居的衣装,露出的是自家的马脚。从事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的教育和科研工作者,在从事科学研究活动时,只要是有一些理论探索成分的科学或实证研究,其成果不是归属于上位的旅游管理学科,便贡献于或近或远的其他学科。而在人才培养方案设计和教学实施过程两个环节,都会出现严重的简单移植或大量覆盖很多其他专业尤其是旅游管理专业的课程或授课内容的情况,这已经是本专业司空见惯的事了。这一状况的存在,一方面会因形成恶性循环而导致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知识的理论空洞化趋势的持续存在甚至日益严重,另一方面则严重影响会展经济与管理本科专业人才培养规格和层次的定位适当性。由于教育属于百年树人的大计问题,因此,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本科教育当前所面临的理论缺位问题,已经到了需要引起各方充分注意的时候了。

再次,是有关知识观和教育理念的问题。本科层次的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连带地,也包括旅游管理和酒店管理专业,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个“应用型”的知识领域。这种弥漫于整个旅游管理类各专业领域(当然其起源来自更为广阔的行政背景和社会认知)的知识观,在根本上切断了这一领域学术研究的理论自觉性。换言之,将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知识领域断定为“应用型”的知识领域,为直接的对策研究和咨询策划确立了合法性,为“教学型”大学的持续存在确立了合法性。在这种情况下,移借其他领域的知识(即理论)来加以直接的应用,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这种情况可以比喻成,他山之石,不是可以用来攻玉,而是可以用来砌墙。不需要虑及知识创新,不致力于新知识的贡献,这一切都似乎自然而然,无可争议。换言之,把会展经济与管理界定为“应用型”专业,显然可能为相关利益者带来极大的好处。然而,问题来了。如果会展经济与管理这一现象并非独特的现象,如果会展经济与管理作为一个本科专业,其教育过程只要用足了经济学和管理学门类的知识(即理论),那么,会展经济与管理的相关实践领域,为什么不可以通过招募一个由经济学和管理学专业毕业生组合的团队来完成其会展实践所需要的知识应用呢?如果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而且还是一个现实正在流行的方案),那么,会展经济与管理本科层次的教育,其合法性又何在呢?教育工作者的知识观,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教育工程的质量,更影响着人才工程的目标最终能否得以实现,因此,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

最后,是知识的传播问题。从目前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知识的传播内容、形式和趋势来看,因本专业作为立本基础的知识建构还处于缺位状态,因此,会展知识的主体内容还缺乏核心统领,会展逐渐分化为会议、展览、奖励旅游等领域,而最能体现这种倾向的则是高职高专在这一教育层次的专业细分,其触角已及于“会展策划与管理”“展示艺术设计”“服装陈列与展示设计”“数字展示设计”“婚庆服务管理”“体育运营与管理”。在这种细分中,会展的专门化的“硬内容”或“硬知识”被分化到琐细的操作层面,而一些背景性、通识性知识则越来越被淡化,其结果是,被分化的知识不是游离在旅游专业的边缘,就是徘徊在酒店会议服务的门口,或者干脆跨越到知识领域基本属于工科、运动科学甚至计算机技术等领域。会展经济与管理正在以某种“会展+”的方式,与其他领域谋求渗透、交融和混合。这种态势既体现在教学过程、培养方案设计当中,也体现在会议论坛的话题组织和人员参与上。可以说,旅游管理专业借助于多年的学术探索以及2012年教育部专业目录调整的契机而努力摆脱的“庞杂”局面,如今正在会展经济与管理专业的各类舞台上再度重演。如果会展现象能够像旅游现象一样具有其充分的独特性和重要性,或可期望未来30年会展专业会有旅游专业相类似的收获。但是,会展现象,它所涉及的知识,真的会构成一个独特的知识体吗?会展专业领域会形成一个边界相对清晰的知识共同体(学科)和学术共同体(学界)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恐怕需要会展学术界同仁做出更大的、持续不断的努力。


声明

1.展酷网旗下媒体天下展商经原作者授权发布本文,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天下展商立场。

2.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推荐关注微信公众号(ID: zhankooclub)。

  • 相关文章
2017印刷展排行榜

新闻热线:0755-86667784

投稿邮箱:tougao@zhankoo.com

  • 快人一步看会展未来
  • 天下展商微信号
  • 微信扫一扫关注官方公众号(zhankooclub)